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4

[论文]我的爱情观

大学生思想道德修养课 论文 04 戏剧影视文学 关歆 题目: 我的爱情观 我的爱情观? 这个问题似乎从来没有想过,但是似乎又时时刻刻在思索的。我的爱情,我的婚姻,我的未来。 我不知道谈恋爱要怎么谈,毕竟咱没谈过。没经历过的人薄雾浓云愁永昼大可冷眼旁观冷笑连连说这个蠢那个傻怎么恋爱中的女人没一个有智商的轮到了咱自己必不会如此如此如此这般。天真。没有一个女人会清醒的吧,当觉得自己掉入爱河的时候。太过清醒的人咱会怀疑她是否真的爱过,但这其实与他人无关,自己高兴就好。……可这还不是我的爱情观啊。 笑。 那么正题。 有人说女人生得好学得好不如嫁得好。我举双手赞成。如果嫁对了人,一生幸福,便是有再多的风恶浪险,亦不在眼下。我结婚必然是因为我深爱他信任他,而非其它。 嫁得好。古来准则人人不一。崔莺莺是爱过了便觉得自己嫁得了如意郎君;等到了张生平步青云他人才觉得她是得其所归。由此可见世俗是觉得女人还是嫁个有钱有权人为上。其实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钻石王老五摆在面前,我不见得不会动心。然而动心是一回事,爱情是另外一回事。我不爱的人我不嫁。就这么简单。 爱情是婚姻成立的前提。 我曾经给舍友讲一个故事。说的是AB两个人,是一对夫妻。两人结婚20年后,C出现,于是A就抛弃了妻子儿女与C双宿双飞。B从此成为单身母亲。若干年后B遇见了D,两个人相恋,且D对B的孩子视若己出。但是问题在于,D是已婚。可是BD二人依然是相恋的,且就此维持。舍友听了以后大发感慨,说这年头的人怎么都不懂得爱情的?真正的爱情必定不是如此。B和D之间必定不是真正的爱情。我说你如何能知? 爱情哪里能看表面。喜欢就是喜欢了呗。 笑。 曾经有人对我说,我一定会是一个会被爱情冲昏头脑的人。我当时没有答话。说这句话的人我叫她母亲。俗话说知女莫若母。可见我必然会对爱情飞蛾扑火奋不顾身。这很好。符合我的理想。我是个单线思维的人,一直觉得一个人如果爱了就要全心全意去爱。我不知道那些脚踏一条两条三条船的人是怎么办到不会弄混一个一个又一个的情人。我在一个时间段里只能做一件事,只能谈一次恋爱。 当然有人会觉得,真是个思想腐旧的女子啊。笑眯眯。我就是向往老式的地久天长又怎样?玩不起的人趁早走开,找那些符合你的你亦符合的女子便可。我无所谓。 世上定会有能够专情的男人。我只管等便是了。 但是等到之后呢? 回到开头。没有谈过恋爱的人旁观者清,自是会说如果我谈恋爱必不会怎样怎样。笑。但是真地谈起恋爱来到底怎样没人知晓。说穿了那些话亦不过是蹩脚的预半夜凉初透言罢了。未来如何无人能知晓。所以在事情发生前作的预测作的保证都是无益。感性的东西哪里能归类? 数学系的仁兄说,书上有着关于“爱情”的定义,好像是男女在彼此双方的一定的物质累积基础上,对彼此产生的唯一的炽热的情感云云。笑。那么董永和七仙女又作何解?他们之间有什么“物质累积基础”吗?再说了,“唯一的”感情。那么那些另有新欢的人又该作何解?难道说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有爱过吗?那么当年的热情冲动执迷不悔又从何而来?笑死人。什么爱情的定义统统见鬼去吧。该爱就爱了哪里那么多借口。 只要是自己喜欢,喜欢自己的人。 就绝对不要撒手。 我喜欢一本叫《SK》的书。这本书到底讲的是什么我就不多说了。里面的主角,叶,以及安娜。叶初次和安娜见面时,安娜是个倔强又别扭,其实很容易受伤的小女孩。可是叶喜欢她,在初见面的那一次目光交错。安娜拒人于千里之外。直到叶为了救她而伤痕累累,安娜这才恍然明了自己的心情。她抬起眼眸,在雪封野岭中轻声而决然地说出了自己的心声。那一幕直到现在,亦是感动。 安娜说,我比任何人都憎恨这个世界,可是和这一切相比,我更,爱这个男人。 从此知道什么叫敢爱敢恨。 可是我不喜欢被人绑得死死的。我喜欢留有一定空间距离的自由。对彼此之间,都不要粘得太紧。多累人。每时每刻每秒都要问上一千遍老公老婆你吃饭了没有想我了没有,免谈。我该干嘛干嘛没有每一刻都要想你的义务。到了聚的时候汇报一下便已足够。哪里来的那么多控制欲,我还真就是不懂。 真正的爱情是那种“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吧。如果对方与异性说笑两句多看一眼便要大吃飞醋,不闹得鸡飞狗跳不肯善罢甘休者,免了,没有谈爱情的资格。那种小孩子式的幼稚还是趁早了别拿出来的好。像某首歌里唱的,只要和自己的男友多说两句话多见两次面便要指着鼻子大骂狐狸精,那种事我可做不出来。同样的,若是我多和别的男人说两句话多看两眼便要说我是水性杨花或者怎样怎样,抱歉,还是趁早好聚好散吧。爱一个人首先便是要信任对方。如果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那么无论是如何的以爱之名,亦不能原谅。说穿了那其实是不信任自己。但是因为怀疑自己而怀疑进而捆佳节又重阳绑别人,我不能接受。 爱情不应是枷锁亦不应是印记。 可《荆棘鸟》里说,爱情是一根荆棘,刺入胸口,鸟儿便欢唱,欢唱着死去。我们明知会死去却依然要刺入胸口。我们明知如此。 即使是觉得,爱情不是枷锁更不是凶器,我依然要说,我喜欢这个比喻。 如果我遇到了我喜欢的人,我会喜欢他,很久。或许我是过于幼稚了吧,我至今对现实生活中的人不感兴趣。我只喜欢在小说漫画中寻找喜欢的人。而且,喜欢很久。 至今在网上,仍然以“我爱叶王”做网名。叶王大人。笑。我如此喜欢他。然他不过是漫画里的人物,虚幻得缥缈。伸出手亦捉不到的迢遥。比之当下的追星族,高明不了多少。 可是还是喜欢。从彼时的年少。 所以在想,其实我确实如我母亲所言,喜欢一个人就会一头栽进去,焦头烂额,亦不罢休。 但是不过是喜欢。喜欢不代表没有自我。事实上我曾有过一段时间,甚至直到现在,睁眼闭眼,脑中浮现的亦都是叶王的影子,就连在写这篇文章时耳机里放的都是叶王(的声优,即配音演员)唱的歌。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会如何忘乎所以。我依然有我的生活我的日子要过。他在他的世界中快乐也好惆怅也好,纵然牵动我的心,我亦无能为力。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人与我相恋的话我想必还是会如此说的吧。星相书上说过这事水瓶座的特性,我是我,他是他,要自由的空间,彼此不会窒息。风雨来时我们可以同挡,平日里能给予彼此关怀,知道对方是好的亦让对方知道自己是好的,便罢了吧。我们的世界有所交错,已是不易,不用再苛求其他。 谁也不要纠缠谁。我的网友如是说。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不知所云—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