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3月 2005

[十二国-戴]冬之雪,春之微末(坑,慎落)

原创同人。转载者杀之。 ---前景--- 天光阴郁灰沉。 暗淡的礁岩吞吐白色的沫。黑色的海翻涌凶猛的浪。那黑袍少年站在船首。他身后庞大的满载戴国难民的船队沉默。 岸上,海底,空中,三千妖魔虎视着这送上门来的美餐。 潮湿的空气如此滞重。 少年直面妖魔群,毫无惧色。他伸手,缓缓退下头上罩巾。深邃的铁黑色的长发在咸腥的海风中飞扬。 麒麟。 他是戴国的宰辅。他是麒麟。 独一无二的黑麒麟。 泰麒。 一声惊雷炸响在虚海的残冬。 1 泰麒,你是光,泰麒。你是我们戴国唯一的光。 花影临死时紧紧地握住了泰麒的手。她的声音微弱。但是她仍然在说,不停地说着。一直到死都在喃喃念着。她握住泰麒的手喃喃重复着这两句话。一直到死。 泰麒没有抽回手。他只是静静地听,点着头,说,我知道的。 然后他的忧郁的黑色眸子里透出了温暖的笑意。他说,我会回去,回到戴国。 李斋哭了。 好像是从庆国离开后不久,泰麒和李斋听说,又一批戴国的难民在雁的海岸靠岸了。 是,在关弓的酒肆里听到的。 当时李斋默默地瞥了身旁清秀忧郁的少年一眼。少年的神色平静。 然后少年丢出三个铜板,站起身。李斋迅速跟上。 “泰麒……” “嗯,我知道。”罩巾下的面容平静,“我们去那里吧。” 李斋笑了。 一个月后他们抵达。在难民堆里他们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容。 花影。 伤病交加,彻夜高烧的花影。 李斋立时奔了过去。 从阿选的手下逃出来,改装,好不容易才搭上了这班在风暴的夜晚里开出来的难民船。花影勉强地笑。 “我想,也许可以,找到李斋。我果然是对的啊。”她说,目光在李斋消瘦的脸上不曾稍移,“这不就找到了?” 李斋只是握着她的手,眼泪怎么也流不完似的。 “我以为……我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她哽咽,“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啊……” 她的最好的朋友。 花影无力地笑。 然后花影发觉了李斋身后那披着大氅的少年。花影微微蹙眉:“李斋……这是……?” 李斋用那只没有手掌的右臂抹了抹泪。她露出微笑。 少年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然后他放下罩巾。黑色的眼眸里满满的,是一晃一晃的忧伤。 “花影,我们戴国有希望了。”李斋说,喜色溢于言表,“延王亲自到了蓬莱接回了台辅!” 花影愣住,彻底愣住。她的唇瓣颤抖。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同人评论— | Leave a comment

复活。退烧大好

MD不行了我还以为我要死了碎碎念然而事实证明某的心脏承受能力还是可以的哦呀。毕竟早上36度下午37度晚上38度4个小时后35度不是一般人干的不是。然而我要说的其实是难得一个冬天没有感冒一来就如山倒实在是让人无话可说啊啊啊啊。 头痛得差点死掉。 然而宿舍的人还是大好的好多好多药…………啊啊啊真讨厌吃药……泪眼。 多感谢她们救回我一条小命。阿门。 目前正式转为感冒症状……只要不是SARS就行……|||||| 多可怕啊啊啊啊。 回去就要灭了我妹妹……那个巨型活动传染源……呜啊啊啊……|||||||||

Posted in —不知所云— | Leave a comment

暴走。什么结局。

什么结局啊这是。爆。我们家爱德怎么可以被甩到门的另一边去再也回不来了呢啊? 泪水四奔。 我本来以为等价交换就是世界的真理所以爱德和阿尔可以通过等价交换夺回一切。但是。最后结果就是爱德用自己所有的身体和精神体换回了一个什么也不再记得的阿尔。傻瓜。 我是该大声呼喊还是流泪。 如果真理被背弃了被证明是不存在的,那么,要如何活下去。 我本来以为真理是存在的爱德和阿尔是不会分开的兄弟是手足不是。 但是如此残忍地。硬生生撕裂。 不能接受。 这么说来经常会讨厌见结局。 知道一切将无法挽回。不再回头。 我不要。 《黑暗中的舞者》。莎曼说,她会在倒数第二首歌的时候就离场。这样就可以欺骗自己说,没有结束。 他们都还在那里,一如既往。 我想我和莎曼其实是同一类人。 我不喜欢结局。哪怕是我自己写的都一样。 最近在很认真地考虑,自己到底是否适合这个专业。 每一次写一个结局,就如同死过一次一样。 真的,像死了一样。 然而如同老骆说的那样,是毒啊。 会上瘾的毒啊。 当年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表情是什么来着。为什么我忘了呢。 反正那个时候,安妮宝贝这个名字,尚未存在。 真的是毒,啊。 然而这并不构成我不看结局的理由。 不构成我不对这结局暴走的理由。 (2005-03-20 21:39:04) 蝶戏(389008627) 那时什么结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005-03-20 21:39:16) 蝶戏(389008627) 我们家小豆怎么可以再也回不去了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005-03-20 21:39:26) 蝶戏(389008627) BT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005-03-20 21:40:03) 蝶戏(389008627)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不知所云— | 1 Comment

无题

今天看了一部片子。 题目忘记了,但是希腊的片子。 姐弟两个人去法莫道不消魂国寻找父亲。 具体情节啊什么的想不起来了。只是记得,在看的过程中,一直在发抖。 冷,且潮湿的感觉。 灰败而颓废。 同学评论时发言,说整个片子里弥漫着蓝色。 我说,是灰色。 灰灰暗暗,旋旋欲颓。 很快便要下雨了似的。 小女孩被卡车司机丢上车厢。布帘放下再掀起时女孩轻轻拭掉手指上的鲜血。气息细如幽兰。 纤细是一种罪孽的美。 长镜头慢悠悠地摇。一种浸染。深到骨髓子里的森冷。冬天。 所有的人都是哲学家。那个人挥动臂膀。“我的翅膀淋湿,飞不动了。”他说,笑容灿然。 雨后小男孩冲着前方奔过去。他呼喊那个人的名字声音细微而稚嫩。 最后他们在一片白雾中迷失。远方有一棵森绿的树木。他们在树下倒下。 我喜欢这种暗喻。 电影是幻觉。 我们能看见无法看见的东西。 这部片子是破碎的印象。破碎的语句破碎的人性破碎的希望。一切都支离破碎。我知道它试图寻找什么完整的东西但是到最后它只找到了破碎。一切皆不可信。 希望打破之后的涅磐。 我不知道我到底可以说些什么。 ——一个礼拜后想起来了,片子的题目是《雾中的风景》。然而导演是谁又忘了。慢慢想吧…………||||||||

Posted in —琐碎细语— | Leave a comment

哦呀

该死的王X文,居然在礼拜五下午开班会哦呀摇手指着一个礼拜那一天不时有空干吗非得要选在这一天不知道还有人要回家的吗浪费时间,CD,越想越气。 留了我一个小时啊啊啊啊啊……堵车啊啊啊啊啊啊……小宇宙爆发的怒了啊啊啊啊!!! 号称我居然没有挂科全宿舍表示没有天理了,XD。天理这东西存在过么。我就是看单项填空的时候连哪一个是动词形式哪一个是名词形式都没有看懂那又如何,运气啊运气不是?偏偏那个该死的分数是卡死在60分不上不下,虽然说60分万岁61分浪费但这也不行不是?不过不管怎么说还是感谢老师在关键时刻很明显的拉了我一把以逃避补考的命运。阿门。 然而那惨痛的分数还是使我被王SA点名了。NND。我还以为上了大学就没这事儿了呢。 这么说来周一貌似要听写。不管。罢。 连续几天上不了殇叶的坛子,莫名其妙。今天好不容易有宽带蹭,居然连炎都打不开。诡异到家。 想说夏天到了,换一个清爽的模版界面,居然没有看得上眼的。天可怜见我又不会制作。郁郁不得语。 抛弃了灰色之后,对所有其他色彩,茫而不见。 如此浅薄。 王X文说要在期末的时候收我们一人一个作品。我想把《言》交给他应该不算是我的个性。但是重开连载,实在是无心无力。我估计白卷必然。 然而若因此而丢了学籍未免不值。 我估计英语是没戏了。 懒得学。不想学。 我爱国不是捏嘿嘿嘿嘿。 交了马哲和法律的免修,老师的表情十分诡异。 累加起来我估计光选修课就可以把我忙炸。 但是就是不喜欢。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奈我何。

Posted in —不知所云— | 4 Comments

过于美妙的瞬间

这一切过于美妙而我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着手描述。 阳光从东南方向倾斜着穿过来。由于是面阳的阳台,所以屋子里瞬间明亮。很安静。公寓里的人都去上课了,只有没有课的人在睡觉。我不知道今天的课暂时取消了的事情所以我兴冲冲地爬起来空跑了一趟。公寓里静得出奇。 所以回来就看见了非常美丽的,阳光。 这阳光还没有温度。只是明亮。刺眼地明亮着。阳台门前的我的桌子上,是一道没有温度的绚烂光芒。前一天刚下过雪所以光芒中连一粒灰尘也没有。干净而静谧的模样。 台灯和闹钟的白紫色泽搭配的外壳,浅蓝色盥洗篮中那更浅的、几乎呈现灰白色的浅蓝色漱口杯子,在一瞬间被太阳穿过。蓝白绿相间的刷毛的牙刷蓦地透明。清灵的水的色泽。 连电脑的XP的蓝色界面,亦在一瞬间清灵灵可爱起来。我不得不放下手中的文字转而描摹这一切。 过于美妙的瞬间。 转瞬即逝。

Posted in —琐碎细语—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