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6月 2009

要拆佳节又重阳迁……

前几天大队打电话叫我们量房子面积……量了半天交上去了。 后来娘打电话问,原来是这一片要拆佳节又重阳迁了…… 这次是动真格的了=x=~说是要把这片弄进什么望京地区里去…… 最晚2012年要拆完的样子 那时候还想,啊,12年嘛,不着急…… 结果昨天得到个消息,我们这边先拆,最快明年春节就拆了 ……真讨厌 给我们赔偿金我们能弄什么房子啊……那院子,花草树木,蓝天和阳光,能给我们找回来么= = 几百万块钱顶多买个100坪吧?我们那天算下来,我家土地面积1300多平方米……= = 郁闷死了。昨天差点没睡着。 一想到晚上没蝙蝠绕圈、早上没麻雀轰鸣(最多的时候几百只一起叫唤,震死我了)、看不到屋檐下的燕子、自己家的紫薇花月季花芍药花鸢尾花马蔺花玉簪花荷花马蹄莲石榴花以及乱七八糟的小草啥的……咱就郁闷。 还有种了十多年爬满院墙的爬山虎、秋天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铺成一大片的三叶草、长得比葡萄还旺盛的喧宾夺主的葫芦、刚刚种下去支上架的丝瓜和瓠子、砍得只剩下主干却很快茂盛得没样了的龙爪槐、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韭菜、葱、蒜,还有乱七八糟的叫不出名字的小花、院墙外的塔松、总是被外地人摘光的蔷薇、扔在停车场不管所以总是没收成的倭瓜…… 还有满院子飞跑的小狗= =啊啊这个才是最麻烦的,住了楼房之后它们放哪儿啊…… 然后就是满院子满房间的家具…… 越数越郁闷= = 我记得小学时候有一次参加学校举办的机智问答。主持人问我,你的财富有哪些?我兴高采烈地历数着我的房间,我的院子,我的家。结果换来他们鄙视和质疑的目光,反问我,这些就是你的财富?没别的了? 我知道他们要说智慧,学识,时间等等这些东西。但是那不是我的正确答案。 那时候我刚刚从台湾搬过来。我刚刚开始珍惜并热爱这所新房子。 如果连蔽身之所都没有,连个可以回去的地方都没有,连个家都没有,所谓时间和学识=财富,纯属放屁。 可惜那时候我没办法张口回答这些话。我总是在事后才知道我的琐碎的不尽人意的回答是什么意思。 十几年过去了我依然没长进。我依然坐在这里,碎碎念叨着围绕在我身边的物品。 不过一次是刚刚得到,一次是即将失去。 刚才娘忽然说,年底前要搬啊,因为妹妹明年这时候考大学。 我不知道我的心脏到底能否平安跳动到明年。 我知道我将会一如既往没心没肺地收拾,搬家,然后一边收拾一边拖延直到娘跳脚骂人,指责我仿佛不干己事般袖手旁观。 嘘,我不是袖手旁观。我只是单纯地试图对痛感麻木。从年幼时到现在的孩子气的坏习惯。 麻木,然后就可以忘记。 忘记了,就不会痛了。 就不会哭泣。 拆吧拆吧都拆了吧。将它们在我的生命里抹去,就好像它们从未来过一样。 把那些知了,蚂蚱,蚂蚁,蝼蛄,蚯蚓,瓢虫,都从巢穴里赶走吧,杀死吧。 把那些燕子,麻雀,喜鹊,布谷鸟,水鸟,都从巢穴里赶走吧,杀死吧。 把那些狗,猫,老鼠,黄鼠狼,鸡,鸭,都从巢穴里赶走吧,杀死吧。 拆吧拆吧都拆了吧。将它们在我的生命里抹去,就好像它们从未来过一样。 拆了吧。

Posted in —语录生活— | Tagged | 1 Comment

[随便更新]门窗外晴空万里,视窗内乌烟瘴气啊

这两天某位访客闲来无聊在我这里抬杠,我也闲来无聊和他抬杠。不知道回复评论的字数限制到底取消了没,又正好blog好久没更新了,于是咱顺势说两句为啥我看着那位访客的留言就气闷,凑篇更新。 首先,我还是我的观点,这里是我私人博客,喜欢看的人我欢迎,不喜欢看的人点叉退出就是,没必要在我这儿彰显什么言帘卷西风论自由的权力。在网上哪怕你是逛人家论坛呢,都相当于你去了人家家做客。主人家根本没见过你,你进门就指责主人家这不行那不好,主人家还得请茶请上座?我又不是啥先哲更不是啥圣母,可做不到这一点。而当主人家拿扫帚轰人的时候,这不知从何窜出的客人还要扒拉着门死命往里挤,边挤还边嚷嚷“我是公民我有站在我的祖国的国土上的权利”云云——脾气好的主人家大概也就叹口气让各位评评理,脾气不好的主人家例如我,也只能拿扫帚抽将出去了吧? 其二,我真不明白这位访客到底是什么来头,我请这位访客出去吧,他来一句“你要堵天下人之口”……那啥,原来他的名字叫天下人?那我就明白了。如若不是,我只能叹一声:可怜的天下人啊你们又被无名氏代表了。分析下这位访客的话:“自得其乐与世人何干?”——嗯,若不是自得其乐,又何必贴上博客?天下博客这么多,为啥这位访客非要来浏览咱这篇不成文章的游戏截图分享?如果说这位访客觉得这篇文和自己没关系,自己不幸点进来浪费了时间,那大可点叉退出不是?何必又要拉大旗说“与世人何干”?还是说这位访客,您的名字叫世人?或者我可以再次叹口气:可怜的世人啊你们又被无名氏代表了? 其三,我说了不爱看点叉退出就是,这位访客便接茬劝说我退出blogcn,免得损害他宝贵的言帘卷西风论自由权利。唉,这位访客是blogcn的运作团队?要不怎么如此理直气壮,抓着人家门楣把主人家往外踹呢?不对,要真是运作团队成员,可不会劝人关博,砸自己生意。那这位访客到底是占在什么立场上劝我关闭blog呢?真是令人费解啊。 其四,所谓“是不是问号都由我说了算”……唔,我只能说,那行字的确是我打的,不过我可没修改过。您老自己眼拙怨不得人,理解失误我更是只能深表遗憾。唉,就当是我说了算吧。 其五,我可没打算盖一言堂。如若真要盖一言堂,直接删除这位访客的评论就行了,还费这劲头接茬抬杠写更新?唉,套用下这位访客的“天下人”立场,或许我该说一句:我是只可天下人负我,不可我负天下人啊。 最后,感谢这位访客让我有了更新的机会。还有,对留言指点我的“大裤衩”,报以真心的感谢。 XDDDD

Posted in —不知所云— | 4 Comments